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岳海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我的连环画情结

2017-05-08 16:55:5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岳海波
A-A+

  小时候,我的很多知识都是从连环画中得来的。大观园里有租赁连环画的书摊,一分钱一本,和几个小伙伴,花两三分钱,租几本,一下午的时间就被其中的故事和人物所吸引。那时候,就梦想着自己也能亲手画一本连环画。

  1973年,我18岁的时候,考上了山东五七艺术学校,开始正规的绘画学习和训练。有了绘画的基础,我就开始临摹连环画。《渔岛怒潮》是我反复临摹的第一本连环画。

  到了1977年,正在山东艺术学院上大学时,接到了上级下达的一个任务:创作连环画《阳湖支队》。这是描写微山湖游击队抗日的故事,作者是当地的一名干部。我和朱铭老师接下这个任务后,就来到微山湖体验生活。到1981年,山东美术出版社公开发行了这本连环画,前后用了4年时间才完成。刚接任务时,这是工作,没有稿费,所以,作品发表后,也就开始接下给《连环画报》创作《桥隆飚》的任务。一天,我接到邮局寄来的汇款单,一看,《阳湖支队》竟然还有稿费,800元。我蹬上自行车,就往八一广场那边的邮局飞奔。人家把一大沓子钞票从窗口递给我的时候,我手都哆嗦了,笨手笨脚数了好久,揣进怀里。就往家奔。这是我人生挣到的第一笔钱,竟然还是800元的巨款。那时候,在大学当老师一个月也四五十块钱。

  把钱交给家里,我得到了母亲一台收音机的奖励。

与杨维仁老师合作的《桥隆飙》

  这段时间,除了与杨文仁老师合作创作《桥隆飚》,我又创作了《锅炉师傅》,这也是我第一本独立完成的连环画。

  从此,我与连环画结下不解之缘,不断有上级和出版社给我下任务和约稿。画连环画也翻开了我的艺术之路。

  连环画是艺术创作的马拉松,我为此甚至付出了健康的代价。记得20多年前在沂蒙,高烧不退,撑到医院,化验结果一出,肾炎。汗水把衬衣都湿透了。大冷的天,那绝对是吓的,这年头没人不怕死。第一个想到的是孩子,才两岁就没了爸爸;第二个是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得伤多大的心;三是事业,画了十几年画,一直在打基础,还没在创作上一展雄心就不行了。真的,连老婆都顾步上想,可能在潜意识中觉得老婆年轻貌美,善解人意,不愁找不到好主。事后想想,人活着是一种本能,一种本能的责任。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你的责任就是画出对社会有益的作品。得一次病,就是一次参禅悟道的修炼。人只有正面对死亡,才能体会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功名利禄如过眼云烟,由不得你不淡泊。人如果没有了生命的数量,就得考虑生命的质量。活着总得干成点事,要不岂是瞎活。连环画是出力不出名、出大力不多挣钱的活儿,但是现在哪个孩子不是伴随着连环画长大的?当我创作的连环画作品被编辑拿走了,心里就有种孩子让人抱去的感觉,那是一段呕心沥血的生命历程。但很快作品会印成千册万册,走进万户千家。孩子在作品中受到知识的启蒙、美的熏陶,我就觉得尽到了一点责任,足矣。一个画画的,别光顾了挣钱,“人要脸,树要皮”。济南人说话,做人得,“场面”,别为了仨瓜俩枣坏了一世的英名。

  这里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当代画坛名家巨匠几乎都和连环画结下了不解之缘。叶浅予黄胄刘文西等都画过连环画,特别是程十发刘旦宅、华三川、刘国辉更为突出,连环画伴随着他们事业的成功。他们精湛的造型能力、丰富的形象积累、鲜明的艺术风格形成,都得益于他们的连环画。由于各个画种都可以进行连环画创作,因此连环画的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但是线描人物在目前仍然是连环画创作的主要形式。这里固然有制版、印刷方便等因为,追本溯源还是和我们民族的审美情绪的欣赏习惯有关,中国的人民大众对线描这种形式有着特殊的感情与偏爱。

  有志于中国线描人物画学习和研究的学者,适当地进行一些连环画创作是十分必要的。试想一下,一本连环画一百来幅,有几百乃至上千个人物需要塑造,这种大运动量的线描人物练习,不仅可以大幅度地提高自己的造型能力、线描技巧,还能增加自己的学识水平和艺术修养。可以说,这也是通向美术殿堂的途径之一。

  长期画连环画,让我的绘画之路受益匪浅。

与陈全胜合作的《琵琶记》

  1984年,我与陈全胜老师合作创作《琵琶记》,在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造型、构图、线条等方面的技法。陈老师的连环画可是把连环画、插图、封面的全国最高奖都拿遍了的名家,当时,可是轰动了整个美术界。

  得益于跟陈康、毕群声、周峰、张丽华、于文江、杨晓钢、袁娴等老师们的合作,我的连环画也得到了业内外的认可。

  《盘古开天地》获得了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署“1982————-1988年全国优秀少儿读物评选一等奖,并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民间少儿读物插图展。

  1986年与李勇合作的《南极村的姑娘》获得山东省首届连环画评奖最高奖,并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

  1988年创作的大开本《孔子》获得年度中国连环画十佳称号。

  当时,我在住院,当我得知获奖时,我说,当我卧床不起,心灰意冷之际,这个消息,无疑是一剂最好的良药。当年这个作品还被《中国连环画》杂志转载。

《魔笛》

  1989年创作的《魔笛》和1990年创作《捉月跳江》,同时获文化部、国家教委举办的全国第二届优秀少儿读物二等奖和一等奖。

  当时创作《捉月跳江》,又在住院,记得最后一幅实在无法完成,还是请卢冰帮我画的。

  1994年与卢冰合作《三国演义》的开篇“桃园结义”,我俩那时很认真,画得很慢,平均两人每天一张,从挣稿费来说,是“资源”的极大浪费,那时也没想别的,就想把自已的水平发挥出来,正好赶上“八届全国美展”,获了大奖,那届没评金银铜奖,大奖就是最高奖了,另我和卢冰合作的国画也获了“八届全国美展”的优秀奖,那是我艺术生命中闪光的时期,但对卢冰来说是小菜,他后来在全国美展中获奖太多了。

  这年全国美展中,连环画共有4 个大奖,除了我与卢冰合作的这个大奖,还有于新生老师的一个大奖。山东画家把全国大奖拿走一半,至今也是空前了。

  从卢冰上大学一年级时,我俩就开始了合作,前后近十年,记得合作的第一本是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岳家小将》,当时没马上印,这几年再版了,发了点再版费,关键是原版稿费还没给呢,关键的关键是怎么能给卢冰说明白?好在卢冰大咧,不在乎,记得当年山东出版社搬迁在卢冰单位门口,我说咱的稿费你去取吧,你离的近。他能拖一、两年,把人家耗走了,害得我去取。呵呵,感谢那些年帮我渡过人生的低谷,真有些感动。

《七夕的传说》1989年

《拍案惊奇》插图 ,大约1995年前后,入选》《中国美术分类全集》

  画连环画十几年,让我打下了一定的绘画基础。我的造型能力、构图能力,技能培养,都得益于此。尤其是,在积累历史、文化知识,观察生活能力方面,都有很大帮助。

《齐桓公称霸》

  最近我与李兆虬先生历时5年合作完成、入选2016年中华文明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的大幅作品《齐桓公称霸》,是画连环画积累之大成。这幅作品已被国家博物馆长期陈列。

  当然,不怕露怯。画连环画也给我的国画艺术创作带来一些消极影响。比如,连环画都是命题创作,这制约了国画创作中内心的表达和感受。另外,画连环画需要面面俱到,笔墨很紧,所以,这也影响了国画创作时的笔墨虚、松不太到位。至今,我还在努力地冲出连环画对我的束缚。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岳海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